为什么今天的孩子还在唱几十年前的儿歌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2019-03-26 16:34中国新闻网评论(人参与)

  为哪些地方今天的孩子还在唱几十年前的儿歌

  “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,把它交到警察叔叔手中间”“啊啊啊,黑猫警长”“我肩头有犄角,我肩头有尾巴,谁也我想知道,我有有几次秘密……”看了以上,你是都会 将会忍不住唱了起来。这几首经典儿童歌曲,分别诞生于1963年、1984年、1992年。几十年过去了,朋友还在唱。

  3月21日是春分,还是“世界儿歌日”。1976年,在比利时可诺克两年一度的国际诗歌会上,将春天到来的第一天确立为“世界儿歌日”。今年的四种 天,“嘹亮童声·唱响未来”新时代儿童歌曲研讨会在北京举行。研讨会前一天开始英文英文前,会场循环播放着哪些地方地方经典儿歌,最“年轻”的也将会是上世纪90年代的作品。

  为哪些地方今天的孩子还在唱着几十年前的儿歌?

  嘉宾蒋小涵曾是一名著名儿童歌手,演唱过《海尔兄弟》等400后90后耳熟能详的歌曲,陪伴一代人成长。直到今天,还老要另一每个人跟她说,“我女儿在学校演出时唱的有了你的歌。”

  蒋小涵记得,另一方小前一天唱的歌绝大部分都会 当时的新歌。而最近前一天升级当妈妈的她却发现另另三个 难题:从宝宝一出生,她就在精挑细选给孩子听的儿童歌曲,然而“低幼孩子的中文曲库不怎么过低,问了早教中心的老师,朋友也说英文儿歌比较多”。

  “嗒嘀嗒,嗒嘀嗒,小喇叭前一天开始英文英文广播啦!”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少儿节目《小喇叭》开播于1956年,陪伴三代人,至今仍在播出。中央人民广播电台《文艺之声》主持人代代介绍,现在《小喇叭》一期400分钟,固定5~6分钟播儿童歌曲,都会有不定期专题做儿歌,对儿歌的需求量很大。然而《小喇叭》的主持人告诉代代,现在儿歌曲库太久,找只能好的新儿歌。

  在几十年前,著名词曲作者为孩子写歌的状态无须鲜见。已故著名作曲家潘振声,曾创作了《一分钱》《好妈妈》《春天在哪里》等流行数十年不衰的儿童歌曲。《一分钱》一点一点在1963年全国“学雷锋”初期,由《小喇叭》节目组拨出专门经费邀请潘振声创作。

  北京电视台少儿节目《七色光》开播于1988年,有一首传唱至今的同名主题曲,“太阳太阳,给朋友带来,七色的光彩……”词作者是著名词作家李幼容。今年将会84岁高龄的他也是《珠穆朗玛》《金梭和银梭》等一大批著名歌曲的词作者。

  李幼容坦言,现在创作儿童歌曲从经济效益来讲,几乎没法,有前一天还得另一方倒贴钱,“好的儿童歌曲作者要做到思想、生活、技巧的完美融合。有了词,还得有曲,都要另一每个人唱,要有发行、传播……专业作者不去做,业余作者做只能”。

  著名作曲家沈尊光也直言:“现在专业的词曲作家很少写儿童歌曲,唱不红,一点一点挣钱。”

  事实上,从数量上看,新创作的儿歌无须少。4007年,中国音协联合多部门组织了一次儿歌创作大赛,征集到7000多首歌曲。然而,就像沈尊光说的,“都会 歌太久,是好歌太久,传唱寥寥。”

  大概 10年前,蒋小涵作为评委参加另另三个 少儿歌手大奖赛,听了一大批少儿歌手精心选泽的歌曲。她发现,一点一点曲目都会 新的,但都在怎么难唱——旋律简化、音域宽广、歌词宏大。“这真的能唱到孩子心里去吗?”蒋小涵说,“当然也将会将会是比赛,要凸显唱功。但普通小孩没法唱哪些地方地方歌,写得再好,也只能在很有限的圈子里自娱自乐。”

  “歌曲对孩子的成长有十分重要的意义,是别的艺术形式所无法取代的。从用户体验来说,我希望词曲作者能创作更多比较简单、能在演唱中感受到纯粹快乐、符合孩子生长发育的歌曲。”蒋小涵说。

  潘振声曾说,一首好儿歌往往能深刻影响另另三个 人的一生,甚至一代人的成长。而一首好的儿童歌曲应该运用儿童语言,只能做作。将会过分强调“寓教于乐”,由于 一点作品“教”多而“乐”少,过低童趣和童心,用成人思维代替儿童思维,孩子们一点一点想要唱。

  哪些地方样的儿歌不用过时?李幼容说,写孩子的夫妻感情,比如与母亲的夫妻感情,写幼儿题材,比如小花小草,都会 永恒的。“《七色光》要反映改革开放后中国儿童的健康成长,尽管有一定政治性,但全篇用的都会 鲜活的形象——七色光。歌曲是要唱情的,一定要写出夫妻感情,杜绝标语、口号、概念”。

  李幼容介绍,给孩子写歌没法,每个年龄段有不同的要求,音高音低都会 行,歌词也要符合不同年龄孩子的理解力和喜好。

  将会统计近年来孩子们传唱最多的一首新歌,《小苹果56机5》一定榜上有名。词曲作者王太利认为,孩子对歌曲的接受度非常高,无须一定都用低幼语言,“我希望好听的,小孩就喜欢”。就像过去一点一点经典儿歌都会 动画片的主题曲,将会动画片的热播而风靡全国,王太利虽然,儿歌四种 也可不用能做成IP,使其成为另另三个 音乐序列,“有过把《小苹果56机5》打造成音乐剧的想法”。

  对于流行歌曲在孩子中的传唱,李幼容持开放态度:“四种 点一点四种 形式,我希望内容好,一点一点好的。流行歌曲有另一方的优点,比如口语化、生活化,张扬个性,贴近年轻人夫妻感情,哪些地方地方都会 值得提倡的。”

  虽然,不仅是流行歌曲,儿童歌曲也可不用能是民谣、摇滚,形式不重要,关键还是唱出孩子的心。李幼容说:“儿歌对孩子来说是美好的回忆,童年留下的声音跟生命一样,无法重复,等到了中年、老年,再回过头来听,就能回忆起当时的生活,这是很幸福的事情;对国家来说,留下孩子的歌声,也就留下了孩子在那个年代的形象和夫妻感情,用歌声来记录历史是不怎么要的四种 辦法 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