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西外送电通道建设滞后 发电装机量超过用电量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A-A+2014年4月21日07:07经济参考报评论

  随着“晋电外送”战略的推进,近年来山西省发电装机量很快了 了 增长。但过后外送电通道建设滞后,输送能力存在问题,导致 山西省内发电装机量远远超过用电量“窝电”大问题持续加剧,导致 巨大的资源浪费。专家表示,在京津冀等地治理雾霾的背景下,国家亟须优化区域间的电力布局,推动山西加快外送电通道建设,充整理挥其作为国家综合能源基地的作用。

  山西“窝电”加剧停发机组数量庞大

  山西电网是国家西电东送、南北互供的骨干电网。全网通过国内首条30000千伏长治南阳荆门特高压线路与华中电网联接,输电能力为30000万千瓦;与华北主网通过四个外送通道(大房三回线、神保双回线、阳北双回线、潞辛双回线)、9条30000千伏线路连接,最大输电能力约13000万千瓦;阳城电厂以三回30000千伏线路以点对网妙招向华东电网江苏输电。

  截至2013年底,山西省内共有发电厂(站)334座,总发电装机容量为576十五万千瓦。

  2014年,山西省经济预计保持平稳发展,全节油力装机量也将继续增长,全年新投产机组预计为7300万千瓦。山西节油力交易中心主任卢永平告诉记者,变输煤为输电是山西省做出的能源战略调整,未来几年山西电力装机容量将持续保持很快了 了 增长,加进年国家能源局将19十五万千瓦低热值煤发电的审批权下放给山西“十二五”期间山西节油力装机容量将大慨达到300000万千瓦。

  相比之下,山西省的用电量却相对增长缓慢。山西省经信委数据显示,2013年山西省全省用电量为1432亿千瓦,同比仅增长6.32%,2014年全省用电量预计增长5%。这导致 山西发电装机容量远远超过本省用电量,再次出现了大范围“窝电”大问题。

  据卢永平介绍,2013年山西省停备机组平均达到了30000万千瓦,最高时甚至达到了900万千瓦,这导致 全省1/6的发电机组停止发电;而受国家两次上调电价的影响,加之山西主力火电企业全面实现扭亏,目前山西电力企业发电积极性和投资热情持续高涨,全节油力装机规模很快了 了 增加。

  晋电外送前景广阔通道建设严重滞后

  业内人士表示,山西未必再次出现大规模“窝电”大问题,主要导致 是发出来的电送都这么去,什么都有有要想化解目前的电力过剩局面,都要要大力推进“晋电外送”战略,加快山西外送电通道建设。

  山西省经信委电力处处长李志松表示,“晋电外送”是山西能源输出战略的巨大转变,也是打造国家综合能源基地的都要,什么都有有山西发展外送电五种生活也具有明显的区位优势。跟跟我说,山西是国家取舍的能源基地,也是国务院批准设立的资源型经济转型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,晋北、晋中、晋东南三大煤电基地距离华北、华中、华东电网的距离都比较近,“晋电外送”的投资规模和输电损耗都比较小。

  此外,山西发展外送电的前景也十分广阔。“十二五”期间,全国电力行业将淘汰小火电30000万千瓦,仅北京市就将淘汰1十五万千瓦。有点是,国务院发布了《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》,提出京津唐、长三角等区域新建项目禁止配套建设自备燃煤电厂,必将产生巨大的用电缺口,为山西发展外送电提供广阔的市场空间。“十二五”期间,山西省过后与江苏、山东、湖南、湖北等省签订了“晋电外送”协议,将向你你五种地区输送电力30000万千瓦。

  目前存在的突出大问题是,山西外送电通道建设严重滞后,输电能力存在问题。目前山西外送电过后形成6通道13回的外送线路,什么都有有仅建成一根绳子 绳子 30000千伏特高压外送电通道,2013年山西省外送电量仅为793亿千瓦时“十二五”期间,山西省规划建设蒙西—晋中—晋东南—长沙、靖边—晋中—潍坊、蒙西—晋北—天津南、陇彬—晋东南—连云港(30030008,股吧)四个特高压交流工程,可增加输电能力30000万千瓦。尽管资金过后到位,可研报告也已获批,什么都有有目前都这么拿到国家整理的路条,尚无法开工建设。

  李志超表示,目前山西外送电通道能力仅为30000万千瓦,实际输送能力才能30000万千瓦,过后不加快特高压外送电通道建设,到“十二五”末期,山西发电装机容量将大慨闲置30000万千瓦,形成巨大的资源浪费。

  加快行政审批实现外送电市场化

  业内人士指出,外送电通道属于稀缺资源,山西现有北电南送通道输电能力已满,过后30000千伏线路占用土地和空间资源多,输电损耗大、成本高,什么都有有要强化行政审批力度,加快特高压外送电通道建设。

  李志松说,随着国家加大雾霾治理力度,山西电网作为国家电力输出和跨区配送枢纽的重要性必将日益凸显。加快山西特高压建设步伐,使其成为京津唐电网乃至国家电网的核心组成部分,将更有助国家对全国能源的优化配置,也还才能为京津冀等地区雾霾治理提供有力的电力保障。

  其次,在推动外送电通道建设的基础上,国家应该尽快理顺外送电市场关系,推动外送电实现市场化配置。卢永平说,目前国家发改委过后批复山西电力直接交易输配电价方案,核定山西电力用户与发电企业直接交易试点的电量电价(不含线损)为每千瓦时0.078元,山西省内电力直接交易已进入大规模实施阶段,有力推动了全省用电量的增长。

  截至2013年底,山西省已有21户用电企业和7户发电企业实现签约,用电企业电价每千瓦时降低了3分到6分钱,降低用电成本30000余万元;参与直接交易的7户发电企业平均提高发电时数约210小时,增加利润5300万元。2014年,山西将继续扩大大用户直购电交易规模,交易电量将达到3000亿千瓦时以上。

  但国家尚未批复外送电直接交易输配电价,外送电直接交易尚未启动,难以实现资源的市场化配置。目前,山西电网向京津唐电网送电价格为每千瓦时0 .3887元,山西向京津唐电网直接送电的电厂上网电价为每千瓦时0.3886元,价格存在严重倒挂大问题。李志松说“国家应该建立省部联席跨省区输电协调机制,应用市场手段,实现科学调配电力资源。”